给格雷的一封信——我崇尚自由,更主张和平

 

格雷,拜读你的文章之后,我对自己的资格缺乏自信,也难以逐一辩解,只好以这样的方式回应你。

我必须承认,我并不如你一样充分的论证自己的观点。在网络、在部落格这个世界,充分这一套向来不是我的作风,读过我文章的人大概了解这一点。在撰写任何文章,我确实是预设,抑或假设读者都知道我懂得其中的一些根本,就如你所言的“厘清事实真相”,我没能由始至终交代,并不代表我没有厘清或试着了解所谓的事实。

然而,事实和真相又是什么?它岂是我们这种凡夫俗子所能透彻或理解的。但有一点我是相信的,我相信只有感受至深的人,认为正义遭到践踏的人,才能如你说出呕心沥血、凝结着真理的话来。

显然,大部分人对民主的理解,和对有关民主的具体实施所作出的建议和设想,都不是我们想象的乐观。你是知道的,我对428集会有所保留,但我必须让你知道,我无意以任何苛刻的标准来将参与集会者定位。即使我不想具体指明当局禁止在独立广场举行集会的条款是合适施行的,但我确实要建议所有人,不论他们来自什么阶层拥有什么地位,都得遵守这些未被废止的条款,或如你所说的恶法,理由是,这比坚决的认为某个条款是违反宪法而去抵触它来得稳当。

格雷,在这场集会,不管谁挑衅谁,冲突已造成,这也是我或其他人最不想见到的局面,一些政棍除外。那些不满意的人在这场争论中即使被承认站在正确的那一边,对我而言,也没有一点正当的理由,在不完全厘清事实和真相而贸然或鲁莽的走上街头,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没多少人如你所思如你所想,也是一个事实。人在政治上的技能,无法和他在技术上与科学上的技能同时并进,也是一个事实。

如果你也有读过世界历史的一些文献,大概会对印度前总理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有印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因为英国不兑现诺言,甘地便开始组织非暴力反抗运动,以及接二连三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虽然经过几个阶段的努力后宣告失败,但这种精神至少已取得胜利,且为这项运动打好群众基础和思想基础,这是大马的政治环境所缺乏的;在未打好群众基础和思想基础而展开的街头示威,必然会是一场悲剧,我们国家过去几年展开几场的示威和抗议行动便是最好的例子。

我一直认为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主义非常顶级。首先,不合作运动并不违法,也没有违宪,甚至可说是每个人的天赋权力。当然,所谓的“不合作”不是要你与政府对着干,官方不准你往东,你偏要往西的。在甘地展开的系列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你不得不佩服他的笃定和能耐,他辞去英殖民授予的公职和爵位、不参加殖民政府的任何集会、不接受英国教育、以自设的私立学校教育替代英国的公立学校、不购买英国货 、不穿英式服装、自制纺纱织布、不买英国公债、不在英国银行存款等等。

这一种非暴力的不合作,也是处于弱势的一方的一种武器,在甘地的年代或许没能一触即发,廿一世纪的当前政治环境,你可以想象它牵一发动的冲击力。如果我能选择,在街头示威和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之间 ,我宁选后者,因为只有当政府保护人们的尊严,合作才是唯一的职责。

不管任何形式的街头示威或抗议集会,在尚未成熟的环境和思想基础,我认为能免则免。我之前曾提到,在任何一场集会,尤其牵涉政治的集会,将它改为非政府组织活动游行嘉年华会未必不可行,此举旨在将伤害及冲突降至最低点。428集会5个月后的今天,净选盟也宣布在这个月的13日举办一场充满欢乐的演唱会,旨在提醒选委会有关净选盟的诉求仍待落实。也许,这个决定要与政治避嫌,也许这个非政府组织认同这是降低引发暴力或冲突的方式,或其他我们所不理解的理由。不管理由为何,我都是为它竖起拇指的。

格雷,我崇尚自由,但我更主张和平;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也不见得完美,希望你懂。

26 則迴響於《给格雷的一封信——我崇尚自由,更主张和平

    • 米奇瓜,谢谢你来,这封信一定要解密,所以你不算偷窥啦~
      我也了解你的立场,只是集会发生了不愉快事件,让我替你和其他人感到不值,那一篇真的不是风凉话,希望你了解。

    • 話說,给格雷的這封信的偷窺人氣高達233人。比起你的原文還多,我還真擔心,萬一,”格雷“——這名字變成家喻戶曉~ =="

      以上留言純熟自嘲,但願九天,盡快創作一篇艺文或播客,或者致謝詞。

      • 哈,你别担心啦,花民不看我的文章也知道你的鼎鼎大名了。
        那个人气……我估计点击率只是人次,不是人数,两者有差别的。

        我真的有点懒得再写些什么的。
        让自己放假四天,如果可以翻完世界通史再说,哈。

  1. 借陶杰的一篇文字,甘地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所面对的是英国人,一个绅士的民族。当他们发现对手甘地是个手无寸铁,被欺凌者,他们让步了。
    在亚洲国家,(中国,香港,缅甸,柬埔寨,韩国,菲律宾,当然包挂我国)更多的掌权者大都是流氓,用甘地这一套,我想行不通啦。

    • 浪子,所以我说我们的群众基础和思想基础还不稳固,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陶杰可能没有告诉你,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甘地的一些做法(不是全部)若牵一发动,它所带来的冲击力比股市暴跌还可怕,呵呵。

  2. 其實我個人比較認同 langzhi2006 的話,以當時的情況來說,甘地的非暴力運動確實有促成獨立成功的因素;但反觀現在,我們要對抗的並不是殖民者而是同一個國家出生成長的「自己人」,經濟和政治環境也和當時不一樣。我們常常在追求一個目標,像絕對的和平、或絕對的民主,不過它也就只不過是一個目標而已。前幾年有幾位國外大使在當地扶輪社邀請下辦一場關於和平的座談會,我和自己的同學還有老師一起去了,席上英國大使的一句話給我的震撼很深:絕對的和平是完全不存在的。

    但我們還是很樂於去追求這個目標,雖然這個目標並不能完整的實現,卻不代表我們沒有持續追求的權利。我內心也是希望能有真正的和平跟民主。它可能不那麼絕對,但至少它真實而誠懇。

    格雷的論述不是不對,但其實九天你的想法也沒有錯。我可以理解格雷的想法,剛出席 428 之後一段時間,我就看過你那篇文章,還記得讀過以後是很生氣,覺得「爲什麽這些人完全不理解我們所感覺和遭受的一切」,沒多想就把視窗關掉了。過了一段時間,現在讀過以後反而能無礙地接受。並不是對或錯的問題,而是立場不同,但兩人的立場本身都沒有錯處,只是想法會有些衝突。可是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需要、也不能夠只有自己、或別人的聲音。

    加油啦。

    倩雯 上

    • 倩雯,谢谢你来看这一篇。
      其实,换个角度看及换个方法执行仍有一定的成效,恕我无法公开提供建议,虽然我满脑子都是这些构思,呵呵。如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到后院私下聊。有些话我无法尽诉,因为这会构成煽动。作为一名负责任的网民,这点很重要。
      谢谢你的体谅,赞同你所说的想法冲突,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把之前的立场说个明白,即使很多人还是无法接受我的立场,我绝对了解。

  3. 1。我還是認為你對集會的和平VS危險的評估上,出現偏差,也許是事實的認知謬誤。也許稍後我再放上一些圖片,儘管如此,也可能不能代表什麼。如我所言(第2篇野火記),從1早上到3點被鎮暴前,現場集會和平的景象(你無法知曉),集會主辦者與集會者並沒有硬闖廣場,而是策略性以全部人群的圍繞廣場靜坐,在那裡靜坐遊走了將近3-4小時,毫無所謂的危險混亂存在,即使被鎮暴前一刻,也還是嘉年華會。這一點,和你所言的非政府组织活动游行嘉年华会,其實沒差,都是非暴力的。

    在一小撮不超過集會人數5%的所謂闖關者”暴徒“外,基本上集會是順利和平舉行的,其餘部分,不留後路的鎮壓而引起的動亂,已不在集會者的責任。

    2。不鬧事者並非”打壓民意的一群“,他們同樣崇尚自由,更主张和平,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立場迥異在於不鬧事。我只是有時想挑戰那些不鬧事者的立場。

    3。我無意和你爭辯暴徒的詮釋,獨立廣場固步自封或捍衛憲法人權,這點也同樣無意於你爭辯,這是因人而異,我在最後一篇文中從我的立場中闡明反思集會者與不鬧事者的分歧,剛在那裡補充了一些紕漏及錯誤,不要求你們完全接受,但那是我挑戰不鬧事者的立場,正如你表達了立場。

    4。不完全厘清事实和真相而贸然或鲁莽的走上街头,那點,我無法代表全部集會者回答你,據我現場觀察仍然相信在場的多數是理性的,你那篇文是以偏概全,所以我才反駁。

    5。我之所以,重新撰稿回應,主要是因為,若我們出席現場者,都無法站出來闡明,所謂現場實況的”集會暴亂“錯誤認知既定印象,那麼類似你和mopping的文,將持續誤導下去,令人以為集會,就像你所言的,是非暴力的反義詞。而這種論述並非只從你倆那裡聽來,在外也聽了不少。偏見與傲慢指的是,你們撰稿以不符事實認知,而以籠統概論來闡述,也是價值判斷問題。因此從mopping那裡,我回复過來看你那文時,比首次讀起來更加覺得荒謬及誤導。那種不符實況的假設現場情況的言論,自會誤導了其他人。即使其他人或許認為是真理,而我認為是誤導,就必須指正,那是立場。

    • 不,我觉得你还是误解了我的意思。容我长话短说。

      净选盟当时发动428集会是为了八项选改诉求,但我的理解是,在集会前的两个多三个礼拜,提呈国会的特委会报告已提到八大诉求的其中7项,只是这些建议不是一时三刻或短时间内可以落实,因为牵涉到法令甚至修宪的问题。所以,我才会质疑这场集会是否非办不可?非得要走上街头?因为这潜藏太多的危机了!也让执法单位有机可乘。

      我的想法比较简单,如果没有集会,就没有暴力冲突,或者是,如果集会移师场馆,或换个形式进行(不是走上街头),也不会有暴力冲突。

      • 巩固公共机构(确保选举委员会、反贪污委员会及警方的独立性,挽回人民对这些机构的信心);公平接触媒体(确保主流媒体不偏袒任何政党);停止肮脏政治手段。改革邮寄选票,,竞选期最少21天。

        讓年滿20歲的大馬公民,提早登記為選民的建議,沒有。選民冊重新清理,有嗎?428到現在8大訴求做了幾項?硬體上有不退色墨汁。
        改革國會特委會提出的32項選舉改革建議中,已確定在來屆大選落實的建議有11項,如採用不退色墨汁的點墨投票等。
        http://www.sinchew-i.com/sciWWW/node/332379?tid=1

        選委會將在下屆大選落實的建議

        1.採用不褪色墨汁
        2.允許殘障人士在可靠人士的陪同下協助投票
        3.制定新條例允許提早投票
        4.允許新聞從業員成為郵寄選民
        5.選委會持續清理選民冊,確保選民冊資料更新和具有權威
        6.除了與大馬微電子系統研究院公司合作,也持續與國民登記局、大馬皇家警察部隊、大馬國防衛隊、外交部合作,以處理登記和清理選民冊
        7.執行展示附加選民名字長達14天,並增加每人可反對的人數從10人增至20人
        8.改善投票站的佈局,確保投票程序透明和保密
        9.在提名日廢除反對時間以及候選人退選期限
        10.競選期限最少11天
        11.優先給予選委會職員成為郵寄選民和可在其他選區投票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63877?tid=1

        首相說:【现阶段,政府并不打算让选委会附属于国会,更不需要向国会负责,因为过去50多年来的选举,都证明了选委会的公正性。】

        http://www.ntv7.com.my/mandarin7/local-ch/11_1349693161.html
        ————————————

        回應:這幾年來各種各樣的委員會報告書,出了幾分?被執行了幾分?國家反貪稽查局報告書,被執行了嗎?各種皇家獨立委員會對於集會暴力等各種各樣的行政偏差調查是中立?是否最終落實了所有報告書,還是書面僅僅留在書面上,最終所謂的皇家調查總落得不了了之?

        我覺得你要搞清楚,選舉委員會不附屬於國會,附属于首相署,親政府的機構,是否獨立?今天的特委會報告,是項建議,不是由選舉委員會擬定的政策,選委會只需向首相署報告,不完成的報告建議,或選擇性完成某些建議,是否都視乎首相署的意願及政治利益?

        還是報告只是用來安撫選民的政治伎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你來訴求什麼,就隨意應付了事。這是普遍民眾的觀點,也是為何多達10-20萬人民聚集那裡,因為多數人民不僅冀望政府改變,公民社會更是需要督促及谷催落實改革。

        • 很好,五个月前的建议是否能落实,在这两天的新闻总算可一目了然。既然机会已给了,人民应自行判断接下来该怎么做。

          格雷,谢谢你。

        • 持續清理選民冊,確保選民冊資料更新和具有權威。
          這一點我指說沒有是指沒有完成,也許有紕漏。但所謂的“持續清理選民冊,確保選民冊資料更新和具有權威”由選委員來負責,而非由獨立機構監督下進行,閉門修車的清理,然後說,更具有權威,那是很含糊的說法。這一點算是落實?我不認為。

          另外,關於“我们国家过去几年展开几场示威和抗议行动便是悲剧最好的例子。”這個我不認為,何以見得是場悲劇?難道沒有成果嗎?反內安聯盟大集會沒有成果?是悲劇?308前的大集會沒成果,是悲劇,不見得。這幾年的淨選聯盟是悲劇嗎?如今的一些小改革,不也是人民聚集街頭捍衛而來的。

          若你真的很強調所謂的服從法律,嘉年華遊行那恐怕也是犯法的,如我之前所述,和平集會法基本禁止人們在任何公共場所集會。

          至於甘地的不合作態度,早在大馬獨立前10年,那段日子,也曾經有過。全國罷業行動。
          Hari Berhartal. Komas 有一年的紀錄片就有提及,sepuluh tahun sebelum Merdeka,導演fahmi Redz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NZzZlVgWxY

          集會不是唯一的輿論方式,但基本上集會也並非暴力的。只是目前輿論其他形式未能成熟。略談,不合作態度,恰當用來對抗反殖民,但以對抗自己的國家政權,可能只會引起更多民眾反感,屆時國家經濟等發展,恐怕遭殃。這對社會的沉默大多數而言,恐怕造成的“暴力”,更加嚴重。失業問題,經濟問題,治安問題等。

          • 看来,我的词不达意真的很严重。我所谓的悲剧是“流血”和“暴力冲突”。

            嘉年华游行犯法?不,我得重申上一篇文章的内容。
            1992年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独立广场)地方政府条款已阐明,独立广场不能充作集会场地,不过,市长表明,独立广场只能考虑作为国民活动的场地,
            譬如任何运动项目及文化活动的起点。国庆日办的游行、官方或非政府组织办的嘉年华会都在这个地点,只要申请获得批准,就万事有商量。

            格雷,我在这篇文章“故意跳过”罢工或罢业这个方式,只列举其他方案供参考,主要是我认为罢工或罢业跟集会没有两样,所以我就不提了。其他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我始终认为有些是可行的,但我不能献计啊,不然我就抵触了煽动罪名(我很怕死……)。

        • 32項國會特委會建議,僅選擇性的完成11項建議。
          8大訴求,僅符合了一項訴求,.採用不褪色墨汁。

          這個總結,能忽略,淨選聯盟集會者人云亦云?无病呻吟、投机主义?被以谎圆谎、颠倒是非的无良朝野政棍牵着鼻子走?连最起码的公民意识都没有只有自爽的醒觉?
          http://nineday.blogkaki.net/viewblog-133976/
          為九天的言論觀點—— 默哀。

    • 你知道你在講什麼嗎?我真的很想罵醒你。

      你說獨立廣場允許bersih嘉年華會? 拜託,連-靜坐(這個跟甘地最不暴力的不合作運動一樣絕食靜坐)都不允許了,獨立廣場允許你來bersih嘉年華會?

      我說嘉年華會不被允許,是在“和平集會法”的法令下犯法,裡面列著凡是在公共場所,集會或遊行,都一樣犯法,可以被對付。

      另外,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態度包括絕食靜坐及集會遊行,同樣靜坐,同樣是集會遊行,在你看來卻是合法非暴力的。所謂「不合作運動」,其主要動作,是對法令採取不合作的行動。

      http://baike.baidu.com/view/34158.htm在甘地号召下,人民举行罢工、罢课、罢市、集会游行,汇成一股反英洪流。

      流血”和“暴力冲突“,難道警方及鎮暴隊不是公民?不需要有公民意識?憑什麼,由政府下令的警方及鎮暴隊鎮壓流血及暴力衝突,是悲劇的話,不是應該譴責悲劇製造者嗎? 不是應該譴責為何政府不能合理對待和平集會者?不能合理對待只是想在廣場靜坐的淨選聯盟群眾?你那篇文章也好,這篇回應也好,裡邊的思維設定是本末倒置的,別忘了你譴責集會者甚於施暴者,對於集會的參與者,你的文傳達的幾乎是表示著一群自投羅網,活該受罪的始作俑者化身或棋子,自爽的醒觉,抹黑集會者的看法。

      判下死刑的人不是格雷,而是九天。對主張集會者判下死刑。追求憲法裡賦予的人民結社集會自由,主張集會就是不推崇和平了嗎?

      我覺得你的思維嚴重籠罩在白色恐怖當中,我再和你談下去都是浪費精神的。最後我想說的,抹殺集會自由的人,恰恰就是像你這類固步自封、畫地為牢得來,卻還在強言措詞批評、抹殺集會自由的隨波逐流、人云亦云的人。

      你要了解你不僅是一位不鬧事的年輕人,不鬧事的選擇自由我無意去評價,但你不僅是不鬧事,你還是抹黑鬧事者的分子,這一點是難以妥協的。

      你和那些不由得分說,服從政治手段命令的鎮暴隊及警隊其實沒差,哪怕有一天,你站在那個崗位上,恐怕也會毫不留情的評擊及痛擊那些鬧事分子。若是有那麼的一天,沒有獨立思考去評價法律而盲目遵從的人,就是我最鄙視的一種。

      • 如果你真的覺得,bersih嘉年華會能在獨立廣場舉行,市長就會批准,之前不允許,裡邊完全沒有政府政治手段因素?那麼除了滿口只顧著批評集會者及集會主辦者,及你5年投一次票外,拜託你了,下次前往淨選聯盟總部,自薦為協調員,去申請獨立廣場,那不是比較有建設性嗎?

        • 另外一點,我摸不著頭腦。靜坐是集會,嘉年華會就不是集會?這一點我無法知道是故意扮無知,為扭曲事實使盡所能來捍衛辯駁呢?還是相反?(還是根據你的詮釋,集會就是暴力的?)

  4. 我必須承認,當我讀到‘無法接受之餘,也無奈沒人去辯駁這些說法…’時,心裏被刺了一下,面紅耳赤。我可以繼續沉默不語,對自己說,我不加入評論因爲我才疏學淺,詞不達意;我還不能全面掌握事態,我作爲集會支持者有所偏頗;我甚至花了一星期的時間還沒讀完村上最尊崇的推理小説家,錢德勒的《漫長的告別》,我哪有時間在這裡耗。(真丟臉,一星期也讀不完一本推理小説呢。)可是當我讀到九天的‘我一直认为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主义非常顶级’時,我不禁噴飯,要來這裡重復之前的留言:完全無法認同你的說辭。先深入理解一些事情,有助於理清事實。

    1 ‘即使人们的信念和意志多么坚定,也难防投机主义者伺机待发从中作梗,将单纯的事情复杂化。’
    2 集會者‘满腹粗浅的怨言,予人凑热闹的心态,彻头彻尾的无病呻吟’
    3 ‘1992年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独立广场)地方政府条款已阐明,独立广场不能充作集会场地’
    4 ‘不应该透过走上街头的方式进行,别忘了还有沉默的大多数’
    5 净选盟这一次办的集会说穿了,它的诉求不是“要求净选”而是要求执政党下台。
    6 ‘把这些轰轰烈烈没完没了的爱,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7 提呈国会的特委会报告已提到八大诉求的其中7项,只是这些建议不是一时三刻或短时间内可以落实,因为牵涉到法令甚至修宪的问题。

    說真的,九天這些論點對我來說了無新意,不想爭辯。手握權力、資源、各類公関的執政方、執法方、主流媒體和鄭丁賢(注意,這才是主流。)天天在說天天在播同樣的論點,難道還需要不隨波逐流、不人云亦云的九天來告訴我們。

    我覺得比較荒謬的是。好吧,用一個比較溫和的詞句。我覺得比較讶异的是,不选择性隐藏或忽略事实真相、不是分析与判断力欠佳的否定症候群的九天竟然說‘在这场集会,不管谁挑衅谁,冲突已造成’而不深究事情如何發生,何時發生、怎麽發生、為什麽發生。

    然後九天說到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天啊,九天是說在甘地号召下,人民举行罢工、罢课、罢市、集会游行、抗稅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嗎?淨選盟的集會遊行難道充其量不是超級溫和版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嗎?我雖然只有幾本關於印度的書,不過隨便在網上搜索,一堆資料條目就瞬間彈出呢。至於‘我崇尚自由,但我更主张和平’,這種當權派最喜歡的‘和諧論’的觀點我也不想爭辯了。我嘛,推崇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人人生而自由、平等。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結社集會自由、出版自由。

    順帶說說,moppeng的‘历史上只有非民主国家的政权是通过一波又一波的暴动才被推翻的’是一個令人質疑的誤導性論述。大家以爲現代民主國家是如何誕生的?

    算了。我估計其實我只是眼紅。我眼紅這麽多人按讚。眼紅這麽多人說文章理性思考。眼紅大家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眼紅大家都是理性的人,就只有大多數集會者不理性。作爲這回一時脫序衝動的懲罰,我讀完我的錢德勒,我就去讀手頭上研究群衆心理的《烏合之衆》(The Crowd –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充實自己,不再泛泛而談。)

    • 谢谢alex留言。老实说,看完了你的留言后,我没什么好回应的。不过,你提到这么多人按赞云云,必然有他们的理由、想法和原因,即使意见不中听做法不如你意也是一种意见,你不是连这些都要抹杀吧~放宽心,你会比较快乐。

  5. 您好,再次恭喜你入围《最佳播客部落格》以及《最佳艺文部落格》两个项目,相信您已经收到了入围通知,在此提醒您于12/10或之间将您的入围感言电邮给我,好让我们可以如期公布所有入围者的感言,谢谢您的合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