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不同的爱国方式——默哀

为不同的爱国方式——默哀

 
马来西亚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随波逐流、凑热闹的心态
人云亦云、无病呻吟、投机主义
还有被以谎圆谎、颠倒是非的无良朝野政棍牵着鼻子走
最离谱的是,连最起码的公民意识都没有
只有自爽的醒觉。

默哀……


pix taken frm 
flickr.com 

你爱国,我也爱国,我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爱国方式。

我不排斥集会,前提是主张和平。既然是和平,就必须彻头彻尾的将和平进行到底;有人会认为,响应和平集会纯粹是爱国的表现,其实却忽略这类政治集会的潜在危机。
或许这么说好了,出席集会的人们都抱着坚守和平的信念,只要你不闹事、我不闹事,最终还是可以达致好聚好散的目的,然而,这充其量只是一种合理化自己和他人行为的想法,并不是一种保证。

稍微有危机意识的人都知道,即使人们的信念和意志多么坚定,也难防投机主义者伺机待发从中作梗,将单纯的事情复杂化,进而造成与人们憧憬相反的局面,然后,人们的面孔和内心只剩下悲愤,原本单纯的目的自然化为乌有荡然无存,也模糊举办集会的用意与焦点。

428和平集会显然不和平,面谱疯传许多雾里看花、断章取义、选择性隐藏或忽略事实真相的图片及文字,网民对公民意识的体会与认知着实令人咋舌,甚至已沦为分析与判断力欠佳的否定症候群。
我讶异的是,在这个乱象横生的时代,大部分参与集会的人士都将矛头指向以暴制暴的警方身上,却选择忽略促成这个局面的导火线。至于导火线,不是这场集会的主办单位,也不是各方都无法认同的暴民,而是怂恿每一个人展现爱国表现,义无反顾的参与这场集会的网民,包括你、你、你,还有你,绝对有份作出贡献。

我对网民在参与集会后,透过社交网发表的参与感言有点感冒,他们不外是“见证”了惊心动魄或轰轰烈烈的惊险时刻,以及满腹粗浅的怨言,予人凑热闹的心态,彻头彻尾的无病呻吟,说得比较直接,纯粹想感受现场气氛、让人生留下意义非凡的经历之外,真正为集会主旨所付出的努力又是另一回事。

尽管在这片土地成长,接受这个国家的教育与栽培,但我必须承认,普遍大马人的创意度不高,就连办一场和平集会也是重施故技或依样画葫芦的老掉牙戏码。
去年拜读一位部落客的文章,他揶揄709街头集会的“剧情”十年如一日,集会场面依旧有镇暴队、警棍、盾牌、催泪弹……作者主要传达的讯息是,在任何一场政治集会,如何能将伤害及冲突降至最低点?我是绝对赞同的,甚至冀望主办单位最起码来一个与众不同的集会,以收皆大欢喜之效。

就以428和平集会为例,既然1992年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独立广场)地方政府条款已阐明,独立广场不能充作集会场地,市长甚至表明,独立广场只能考虑作为国民活动的场地,譬如任何运动项目及文化活动的起点,因此,主办单位何不动动脑筋、变一变通,将和平集会改为非政府组织活动游行嘉年华会,不仅能让普罗大众参与其盛,也能达到集会的目的及降低冲突的风险。
须知,警察最重要的职责不是除暴安良或维持公共秩序,而是预防罪案发生;人们的公民意识及对社会的责任亦然,尤其参与政治集会,不是确保维护公共秩序、做好本分如此简单,而是必须意识到它的潜在危机及带来的杀伤力。

亲爱的大马人,历史一幕幕重演,政治杂乱无章,人们看到的,只是人们以为的而已。不管是在集会前或集会后,人一旦丧失权衡是非轻重的判断力,往往会变得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当不了正义之士,却成了始作俑者的化身或棋子。
如果你认为参与或响应集会的行为能证明你有多爱这个国家,我只好体谅你,让你把这些轰轰烈烈没完没了的爱,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后记——
政治和赌博是一样的,
能不能成为大赢家绝对需要运气,
甚至得走旁门左道,
练出一手好千术,
以期瞒天过海。

原发布于2012-04-28 21:10:19